河北马倍战律师事务所
咨询电话:13138191939

一份法律意见书为何致使公安机关没有立案?

 二维码 60
来源:河北马倍战律师事务所

【案情介绍】

江化信业印刷有限公司是一家在当地注册的民营企业,有彩印车间和包装纸箱印刷车间。其包装印刷车间设在厂区的东部,在建设之前开展了环境影响评价,并得到了环保部门的批复,但由于近年来业务较少,处于断续开工的状态。

由江化市环保局批准的环境影响报告表第9页第4.1.1中载明:“该项目在生产过程中,无生产废水产生。所产生的废水主要是职工的生活用水。”第6.1中载明:“污水污染物排放量与排放浓度分别为:BOD5:4kg/d,250mg/L;CODCr:3.2kg/d,200mg/L;SS:2.4kg/d,150mg/L;氨氮:0.56kg/d,35mg/L”。江化市环保局在对该环境影响报告表的审批意见中要求:“生活污水应采取二级生化处理,达标后排入污水管网”。在江化市环保局2015年给申请人发放的临时排污许可证中,也并没有“铜”这一特征污染物。

2018年3月23日,江化市环保部门工作人员突然来到江化信业印刷有限公司厂区,在纸箱车间外侧的排水沟内和污水沉淀池内采取了水样,并由环保局所属的环境监测站出具了监测报告。监测报告显示,污水中的总铜含量为87mg/L,达到了《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规定的犯罪标准。环保工作人员认为该案已经涉嫌环境犯罪,就将案件移送当地公安机关,但公司不知道公安机关是否已经正式立案。

案件移送后,环保部门发现应当对公司进行罚款的行政处罚。2018年4月20日,向公司送达了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但并没有送达监测报告。5月10日,环保部门组织了听证,河北马倍战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公司参加了听证会,在听证会上对调查人员进行了询问,对证据进行了质证。

听证会后,公司人员经多方证实,环保部门已经向公安机关移送了案件材料。

【解决方案】

公司得知上述情况后,委托河北马倍战律师事务所处理案件,河北马倍战律师事务所向处理此案的公安机关提交了法律建议书。公安机关采纳了法律建议书中提出的意见,对环保部门移送的案件没有立案。

法律建议书

江化市公安局:

有关消息表明,江化市环保部门工作人员于3月23日到江化信业印刷有限公司厂区采取水样,出具了监测报告,把该监测报告作为关键证据,将案件作为刑事犯罪案件移送至江化市公安机关处理。作为向江化信业印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业公司”)提供法律咨询的律师,现对本案提出以下法律意见,请予参考:

一、江化市环境监察大队不具有行政主体资格

《行政处罚法》第十八条规定:“行政机关依照法律、法规或者规章的规定,可以在其法定权限内委托符合本法第十九条规定条件的组织实施行政处罚。”

第十九条规定:“受委托组织必须符合以下条件:“(一)依法成立的管理公共事务的事业组织;(二)具有熟悉有关法律、法规、规章和业务的工作人员;(三)对违法行为需要进行技术检查或者技术鉴定的,应当有条件组织进行相应的技术检查或者技术鉴定。”

江化市环境监察大队是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事业单位,其本身并没有行政执法权,只有在受到江化市环保局委托的情况下,才能具有行政执法权。5月10日,信业公司的人员参加行政处罚案件听证会时,强烈要求调查人员提供江化市环境监察大队具有行政执法权的证据材料,但一直到听证会结束,调查人员和听证主持人都没有提供。这说明江化市环境监察大队根本就没有受到江化市环保局的执法委托,调查人员3月23日到信业公司调查取证的行为是非法的,其取得的任何证据当然无效。

二、江环测水监18042号监测报告来源非法

开展环境监测,或者由主管行政机关指派,或者由有关单位委托,否则,开展环境监测的行为就没有“工作起因”,出具监测报告也就没有法律依据。但在5月10日听证会上,即使在信业公司的百般追问下,调查人员也没有对开展环境监测的工作起因作出合理说明,更没有提供相关证据支持。因此,3月23日江化市环境监察大队有关人员到信业公司进行环境监测的行政行为是没有法律依据的。没有法律依据的行政行为,必然是违法的。非法的证据,当然不能作为证据使用。

三、在信业公司的水中监测“铜”于法无据

由江化市环保局批准的环境影响报告表第9页第4.1.1中载明:“该项目在生产过程中,无生产废水产生。所产生的废水主要是职工的生活用水。”第6.1中载明:“污水污染物排放量与排放浓度分别为:BOD5:4kg/d,250mg/L;CODCr:3.2kg/d,200mg/L;SS:2.4kg/d,150mg/L;氨氮:0.56kg/d,35mg/L”。江化市环保局在对该环境影响报告表的审批意见中要求:“生活污水应采取二级生化处理,达标后排入污水管网”。在江化市环保局2015年给申请人发放的临时排污许可证中,也并没有“铜”这一特征污染物。

环保部门批准的环境影响评价文件,是企业建设污染治理设施以及对污染物进行控制的法定依据,也是环保部门对企业进行环境管理的法定依据。环保部门对企业进行环境监测等环境管理,应当严格限定在批准的环境影响评价文件要求的范围内。

因此,江化市环保局对信业公司环评文件中没有规定的铬、铜等污染因子进行监测,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也是非法的。

四、江环测水监18042号监测报告形成过程违法

《污水综合排放标准》第4.2.1.2规定,“第二类污染物”(包括“铜”),应当“在排污单位排放口采样,其最高允许排放浓度必须达到本标准要求。”

第5.1规定,“采样点应当按照4.2.1及4.2.1.2第一、二类污染物排放口的规定设置,在排放口必须设置排放口标志、污水水量计量装置和污水比例采样装置。”这是对环境监测机构提出的要求。

显而易见的事实是,信业公司并没有设置将废水排向外环境的排污口,环保部门的两次采样均在信业公司的内部循环位置,且没有在排放口设置排放口标志、污水水量计量装置和污水比例采样装置,显然违反了法律规定,其行为属于违法行为,得出的结论也当然无效。

《污水综合排放标准》第5.2规定,“工业污水按生产周期确定监测频率。生产周期在8h以内的,每2h采样一次;生产周期大于8h的,每4h采样一次。其他污水采样,24h不少于2次。最高允许排放浓度按日均值计算。”。3月23日,采样人员显然只在两个点位分别采样1次,排放浓度当然也不可能按日均值计算,根本违反了法律规定,其结论必然缺乏科学性和准确性。

《污水综合排放标准》是国家强制性标准,属于技术法规,无论是企业还是行政机关和执法机构,都必须严格遵守。应当适用该标准而违反该标准得出的监测数据,显然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

五、江化市环保局行政处罚程序严重违法

《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一条规定:“行政机关在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之前,应当告知当事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事实、理由及依据,并告知当事人依法享有的权利。”第四十一条规定:“行政机关及其执法人员在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之前,不依照本法第三十一条、第三十二条的规定向当事人告知给予行政处罚的事实、理由和依据,或者拒绝听取当事人的陈述、申辩,行政处罚决定不能成立;当事人放弃陈述或者申辩权利的除外。”

江环测水监18042号监测报告是对信业公司实施行政处罚的重要和关键依据,但该监测报告至今没有送达信业公司。现在,江化市环境监察大队却将该监测报告作为将案件移送公安机关的重要证据,其行政程序严重违法,公安机关显然不宜将以违法的方式收集和制作的证据作为刑事案件定案的依据。

六、江化市环保局移送案件的程序违法

《行政处罚法》第三十八条规定:“调查终结,行政机关负责人应当对调查结果进行审查,根据不同情况,分别作出如下决定:(一)确有应受行政处罚的违法行为的,根据情节轻重及具体情况,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二)违法行为轻微,依法可以不予行政处罚的,不予行政处罚;(三)违法事实不能成立的,不得给予行政处罚;(四)违法行为已构成犯罪的,移送司法机关。”由上述规定可见,拟实施处罚的行政机关对案件作出处理决定,应当在调查终结之后,当然也应当在举行听证之后。

《环境行政处罚办法》第三章具体规定了环境行政处罚的一般程序,分别是:第一节,立案;第二节,调查取证;第三节,案件审查;第四节,告知和听证;第五节,处理决定。根据上述规定,行政机关应当在听证之后作出行政处罚或移送案件的决定。

江化市环保局是否作出了移送信业公司涉嫌环境犯罪案件的决定并已经将案件移送公安机关,外界并不知晓。如果江化市环保局在举行听证之前即作出移送案件的决定并移送公安机关,那么其行政行为显然违反了《行政处罚法》和《环境行政处罚办法》的相应规定。公安机关以环保部门移送案件作为依据进行刑事立案,也必然缺乏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

综上,江化市环境监察大队不具有行政主体资格,江环测水监18042号监测报告来源非法、形成过程违法,江化市环保局实施行政处罚的程序严重违法,江化市环保局移送案件的程序违法。对于江化市环保局等单位的违法行为,信业公司已经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并将向人民法院提起另外一个诉讼,要求确认其行政行为违法或者无效。因此,建议公安机关对环保部门移送的案件证据不予采信;如果已经立案,请作撤案处理。

此致

江化市公安局

河北马倍战律师事务所

2018年5月13日